<acronym id="vdssv"><form id="vdssv"><input id="vdssv"></input></form></acronym><p id="vdssv"></p>
    <p id="vdssv"><ruby id="vdssv"></ruby></p>
      <table id="vdssv"><ruby id="vdssv"></ruby></table>
        <acronym id="vdssv"><label id="vdssv"></label></acronym>
      1. <acronym id="vdssv"></acronym>
          1. <tr id="vdssv"></tr>
            首頁 > 資訊中心 > 新聞動態 >正文

            鄂州花湖機場破解核心區用地難題

            千方百計“擠”出來的11.89平方公里

            2021-03-30   


              “好!你們做得很好!”2020年3月18日,從手機上看到鄂州民用機場工程建設用地通過自然資源部會審的消息時,市政府一位分管領導這樣回復市自然資源與規劃局副局長湯國斌。此時,距離國家民航局批復機場選址已近4年,距離國務院、中央軍委批復同意“新建鄂州民用機場”已有兩年多。

              作為機場工程最后一項國家層面手續,鄂州花湖機場土地手續報批所需要件多,審批層次高,流程時間長。選址獲批,項目核準,緊接著的首要難題是建設用地如何保障,這對于地域面積小、可供開發空間有限的鄂州而言尤為突出。可以說,機場核心區11.89平方公里的建設用地是千方百計“擠”出來的,凝結著幕后工作人員的辛勞、智慧和毅力。

              搶抓國家土地規劃調整契機

              自2015年11月起,我市便提前啟動貨運樞紐項目場址勘探、土地測量、預審及招投標工作。

              機場選址2016年4月獲國家民航局批復后,開建籌備即刻提上日程。一方面,要盡早拿到國務院、中央軍委的批復;另一方面,要盡快將機場建設核心區的建設用地指標調出來。

              根據國家對機場選址的要求,建設用地總規模將在12至16平方公里間。“當時將近90%的面積不符合土地利用規劃,如果不及時調出來,下一步的國家層面報批會遇到障礙。”湯國斌說。

              正焦頭爛額時,恰逢政策契機。全國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已滿10年,需要結合實際情況調整,2016年部署,2017年完善。接到任務,省、市、區三級有關部門馬上著力推動。

              當年7月,鄂州市、鄂城區派出精兵強將,進現場勘探國土現狀。歷經3個多月,有了初步勘定面積——14.316平方公里。“這個數據一出來,征遷補償和占補平衡就有了依據。”市自然資源與規劃局鄂城分局負責人說,由于工期緊,省級核減指標需等國家批復為依據,市級統籌調整又千頭萬緒,承擔萬余畝基本農田調整的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據了解,在確保土地利用總規永久基本農田主要控制指標“數量不減、質量不降”的前提下,鄂城區、梁子湖區為機場建設調規的基本農田,相當于全市過去10年為重大項目調規的總和。

              先行用地和正式用地同步報批

              按計劃,2017年12月20日,機場項目8大配套工程將集中破土動工。為了實現“早建成、早投運、早見效”的目標,原國土資源部門可謂“窮盡辦法不放棄”。

              機場項目開工建設迫不及待,可建設用地批復尚差最后環節。怎么辦?“我們建議采取先行用地申報。”市自然資源與規劃局廖偉科長說,這是權宜之計,資料、流程都相對精簡,可保證關鍵節點、影響工期的項目提前動工。

              經耐心做工作,多家業主單位從起初不理解到積極配合,為依法開工提供了保障。

              “趕在開建前,為機場配套的變電站不僅解決了用地問題,還拿到了土地證,這在同類項目中是罕見的。”國家電網鄂州公司負責人表示。

              2018年11月6日,機場工程建設用地預審獲自然資源部批復。2019年7月5日,自然資源部批準機場工程先行用地可開工建設。與此同步,正式建設用地早已在申報中。

              “我們堅持按規辦事,一路頂著壓力走來!現在回看雖然艱辛,但沒有走彎路。”2021年1月,祝健從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調任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他回憶當時全局上下跑審批時的情景仍不禁唏噓:往武漢、北京跑是家常便飯,而且省、市領導還在關鍵時刻助推。

              疫情防控吃緊時“仍繃著弦”

              2020年1月15日一大早,湯國斌帶著市國土資源調查規劃處副主任王劍飛等一行5人,走進自然資源部調查監測司。

              原來,機場工程正式建設用地經省政府上報后,其中土地現狀調查數據與2018年第二次全國土地調查的入庫數據不一致,約880畝土地情況急需補證說明。

              頭天下午接到通知,晚上就乘火車趕往北京。王劍飛將帶來的高清圖與數據庫的圖一疊,發現確有121處沖突,于是當場給出專業解釋:

              一是全國土地調查衛星影像精度是1∶10000,而今現狀調查是1∶500,相當于用了放大鏡,更精準;二是數據庫的像素分辨率在5至10米間,大范圍內有些地塊如水坑、墳地被“綜合”了,也被認可為耕地,現狀調查相對更精細;三是花馬湖水汊多,1998年、2016年兩次特大洪水后,經退田還湖、退垸行洪,水田變水面,地類發生很大變化。

              5人一返回,即開始加班寫補證資料,原定2月中旬上交。“但新冠疫情緊接著暴發,稍晚一點肯定動不了身,一度還擔心被感染。”湯國斌至今心有余悸。全局上下在參與防疫的同時,也不忘推進建設用地申報工作,每一步都掐著時間,時刻繃著弦,“如果在任一環節耽誤,就可能錯失這一輪報批機遇。”

              特殊情況下,部里要求省廳進行前置審查,采取更精細的現場視頻連線核實。但限于防疫管控,想了許多辦法都走不通,最后是施工單位將無人機拍攝的施工現場前后影像對比拿了出來,得到認可。

              由于高分辨率影像存儲數據量大,線上無法傳送,市局人員只好準備幾個U盤分別拷貝,然后和省廳人員在高速公路交界的龔家嶺收費站進行交接。

              2020年4月1日,鄂州民用機場工程建設用地獲國務院批準,這意味著“破土”難題徹底掃清障礙。

               

            鄂州花湖機場重要申報獲批日歷  

                2015年10月9日,省政府收到《廣州軍區空軍對湖北國際物流核心樞紐機場選址的初步意見》,鄂州燕磯等三個預選場址獲“原則同意”。

              2016年4月6日,國家民航局正式發文批復《湖北國際物流核心樞紐機場選址報告》,認為燕磯場址相對條件最優,同意將燕磯場址作為湖北鄂州民用機場的推薦場址。

              2017年6月22日,中部戰區空軍參謀部與省政府簽訂《新建湖北鄂州民用機場協議》,原則同意在鄂州市鄂城區燕磯鎮東南新建民用機場。

              2018年2月9日,國務院、中央軍委批復“同意新建湖北鄂州民用機場”。

              2018年11月6日,自然資源部批復湖北鄂州民用機場工程建設用地預審。

              2019年1月11日,國家發改委批復新建湖北鄂州民用機場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

              2019年7月5日,自然資源部批復新建湖北鄂州民用機場工程先行用地。

              2020年4月1日,經國務院批準,自然資源部正式下達新建湖北鄂州民用機場工程建設用地的批復,由前期先行用地轉入正式用地。




            鄂州臨空集團有限公司
            地址:湖北省鄂州燕磯鎮洪山路128號 聯系電話:027-60670001
            丰满人妻一区二区三区视频53
            <acronym id="vdssv"><form id="vdssv"><input id="vdssv"></input></form></acronym><p id="vdssv"></p>
              <p id="vdssv"><ruby id="vdssv"></ruby></p>
                <table id="vdssv"><ruby id="vdssv"></ruby></table>
                  <acronym id="vdssv"><label id="vdssv"></label></acronym>
                1. <acronym id="vdssv"></acronym>
                    1. <tr id="vdssv"></tr>